朋友之子,二十來歲,是個流氓。某日作客他家,見他正在苦勸兒子,其中有句話:「人要守法。」已經極不耐煩的兒子聞言,忽然抬起頭來說:「爸,你搞清楚沒有,我是混黑社會的…」

我和那朋友怔忡相望,同時漸漸明白:如果流氓知道「守法」,那他就不是流氓;不守法,是混黑社會的先決條件。

食安問題一波波,政府制政策,訂罰則,猖獗如故。衛福部官員喟然而嘆,曰:「業者的良心是驗不出來。」

業者還有良心嗎?若有,就不會做這種買賣。他們哪會不知道,產品是害人的,還要做,就得把良心收起來、埋起來,就像既作流氓就必然不守法,做黑心油怎會有良心?

我們大多數人是有良心的,即使也做過一些壞事,但因良心不安、良心譴責,沒做到喪失良心的程度時便束手不做了。還會想法子補償,譬如做些善事,熱心公益。有些人卻不然,問他良心何在?他會反問你:「良心多少錢一斤?」

官員的感慨,也正是老百姓的感慨,這種感慨,卻又正好暴露了政府與受害者的弱點—大家還在他們身上找良心,他們偷笑,心中說:我的良心已經換成錢啦。以檢驗良心來看行為動機,政府和人民先天上就處於劣勢了。

從用地溝油、皮革為原料,到生產出「香豬油」,之間有其過程,嚴格檢查過程,把握其關鍵所在,從源頭將它切斷,就不會生產出「有良心」的官員和學者所稱「產品對人體傷害不大」的這個餅、那個糕了。需知,尿與糞經過化學處理也會香噴噴的,也對人體傷害不大,那難道大家甘心吃糞喝尿嗎?

我強烈懷疑,沒良心的絕不只有業者;有黑心工廠被人民多次向地方政府檢舉,居然屹立數年如故,甚至被查出連工廠都是違建。官員若有半點良心,為何不取締?為何老百姓在工廠門外都能聞到惡臭,他們進入工廠後竟說「一切合法」?官員的鼻子眼睛和老百姓不一樣嗎?

坊間盛傳,業者背後有民代撐腰,他們有的是民代金主,有的是樁腳。如此,業者、民代、官員結成一條「沒良心連線」,而大家還在以「有沒有良心」是問,我們在哭,他們病毒行銷影片在笑。

即使被查到了,賴無可賴了,竟然還一本正經地說:「食品業是良心事業。」說這話時,被查到的黑心產品可能仍然偷偷從後門輸出,而被查到的如為一百噸,還有五十噸存放在你查不到的地方。

DIY桌上型電腦他們也會道歉,也會聲淚俱下,甚至下跪。你以為他們「良心發現」了嗎?錯了,是因為他們知道你是有良心的,你的良心說,是可憐的,那就原諒他吧,再給他一次機會吧。於是,你的良心反倒成為他們繼續沒良心的溫床。

「治亂世,用重典」,溫厚的人權人士向來反對,但如果大家不把心腸硬起來,不以重典對付這群人,他們怕什麼?他們的良心被狗吃了,他們把我們的身體當作得暴病毒式行銷到底是什麼,快教教我!利的資本…嗟夫,政治腐敗,司法無能,難道蒼天也不張眼嗎?



C67440B1B76757EB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btf1dx53p 的頭像
lbtf1dx53p

留學 證照 碩博士 醫師證照 兩岸非刀手 中國醫師 醫師換照

lbtf1dx53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